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006 小米粒的妈妈又没死,干嘛要另找

发布:2017/3/15 16:26:09

加入书架

来到餐厅的时候,冷老爷子和老太太,还有冷彥和两个孩子,都已经坐在餐桌前了。

小米粒坐在老爷子的身边,而小冷筠则坐在老太太的身边,冷筠和冷彥父子之间,空了一个位置,显然,那个位置,是留给简夏的。

以前,简夏觉得自己坐在这对父子中间的位置,是那么的理所当然,现在,却只是一个不可宣扬的笑话。

她下意识地想要往小米粒的身边走,只是,冷彥却已经站了起来,像往常一样,为她拉开了位置,看着她,嘴角扬起温和又宠溺的笑容道,“夏夏,过来坐。”

那么温柔的语气,一如过年的这些年。

简夏心里一阵恶寒,脚步顿了一下,却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,坐了下来。

“小七,这些都是你爱吃的菜,你看你这几天,都瘦了,可要多吃点。”老太太关切地道。

“妈妈还疼不疼,宝宝给妈妈呼呼。”小冷筠仰头看着简夏,说着,就伸出小手要去碰简夏额头上的纱布。

简夏看到,身体抗拒地微微往后一仰,在小冷筠的手还没有碰到自己额头的时候,伸手抓住了他的小手。

冷彥低头睨着简夏,在她抬起头来的瞬间,双目微微一眯,眼里迸射出浓浓的警告。

简夏和冷彥的对视一秒,眼角的余光,却瞟到大步过来的冷廷遇,下一瞬,她收回视线。

冷廷遇过来,不经意间,手一扬,打翻了佣人刚盛好的一碗热汤,不偏不倚,大半碗热汤,都洒在了冷彥的裤裆部位。

“啊!”

那汤的温度不低,冷彥惊呼一声,人已经快速地往后退了一步,撞到他身后的椅子,发出“哐当”一声响。

“怎么啦?吃个饭也大呼小叫的!”听到声音,正拿着热毛巾给小米粒擦手的老爷子抬起头来,看向冷彥,声音中带着不悦。

“不小心,打翻了碗汤。”在冷彥出声之前,冷廷遇率先开口解释,低沉又醇厚的嗓音,平淡无奈,让人完全探究不出他的用意,仿佛真只如他所说,是不小心罢了。

“阿彥,没事吧!”

冷廷遇看向冷彥湿了大半的裤裆,带着长辈对晚辈的关切,但话语中,却没有一丝抱歉。

“廷遇,你多大个人啦!怎么也不小心点。”老太太板着脸,看着自己这个从小就性格乖戾的小儿子,淡淡责备道。

“奶奶,我没事。”冷彥笑笑,“你们先吃,我上去换条裤子。”

冷廷遇颔首,在冷彥转身离开的时候,他已经优雅地坐了下来,把刚才打翻的汤碗递给一旁的佣人,“再盛碗汤来。”

“是,四爷。”佣人恭敬地接过汤碗。

冷彥离开,简夏全身的神经都放松了下少,但是看着满桌她平日里喜欢吃的菜,她却一丝的味口都没有。

“廷遇呀,你什么时候再给小米粒找个妈妈呀?”大家才坐下来,开始吃饭,老太太便忍不住语重心长地道,“你今天都34了,是该找个像样的女人结婚了。”

简夏微微错愕地抬头看向斜对面的小米粒,没有想到,冷廷遇竟然还没有结婚。

可是,小米粒和冷廷遇长得那么像,特别是嘴巴鼻子,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不可能不是冷廷遇亲生的呀。

冷廷遇看一眼老太太,端起面前的汤,不急不缓地吹了口气,感觉温度合适之后,喝了一口,赞赏地点头道,“今晚的汤味道不错。”

“老四,你妈跟你说正经话呢!”看到一脸闲适,完全不把老太太的话当回事的小儿子,老爷子沉了脸,“别以为你这些年在外面闯荡出了成绩,就不把自己当这个家里的人了,就可以无视你妈跟我的话了。”

“我女儿的妈妈又没死,干嘛要另外找。”冷廷遇放下手里的汤,仍旧是那样,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道。

“那你倒是把小米粒的妈妈带回来,让我和跟你妈瞧瞧呀!”老爷子的脸色,愈发沉了,差点没站起来指着冷廷遇的鼻子怒吼。

简夏看着真的动了怒的老爷子,心里莫名的有些担忧。

虽然她从11岁就被带回了冷家,可是她对冷廷遇这个人,却了解的甚少,甚至是跟他见面的机会,都不多。

她记得很清楚,她被带回冷家的同一个晚上,冷廷遇跟人赛车,结果撞死了人,而且听说被撞死的那人身份还不一般,警察出动无数警力,可24小时都追查不到任何的线索。

就在整个惠南市的警察都束手无策的时候,在家里一觉醒来的冷廷遇却自己跑去了警局自首。

后来,冷廷遇被判入获三年,三年刑满释放后,他仅在家里呆了一晚,便拎着简单的行李,去了欧洲。

一去,便是数年,简夏只是偶尔,才会从老爷子和老太太的口中知道关于他的一点消息,他也只是偶尔的偶尔,才会回来一次。

而冷廷遇最后一次回来,是三年前,那一次,他倒是在家里多住了几天,差不多一个星期吧!

之后,他便又返回了欧洲,快三年的时间,都没有回来过。

这次,不知道他又会在家里住多久。

冷廷遇看老爷子一眼,目光,似有似无地掠过简夏,又低下头去,淡淡地道,“暂时没这个必要。”

“爸爸,妈妈在哪?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妈妈?”正在埋头吃饭的小米粒抬起头来,闪着一双格外黑亮的大眼睛望着冷廷遇,委屈地问道。

冷廷遇深沉的目光看女儿一眼。

“吃饭。”

“哦!”小米粒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,但却又不得不听话地低下头去,乖乖吃饭。

“老四,我不管,总之,你要么告诉我,小米粒的妈妈是谁,要么,明天就给我相亲去,今年之内,你必须给我把这个婚结了。”老太太心一横,放出狠话道。

孙子都结婚生了儿子了,这儿子偏偏没结婚,像什么话嘛!

冷廷遇倒是一点都不生气,反而淡淡一笑,甩出一句谁也意料不到的话道,“好,我努力。”

老太太,“..........”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公众号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